胡歌《琅琊榜》观后感及角色评析

原创 王望奎  2016-01-09 23:13:15  阅读 16551 次 评论 0 条

  《琅琊榜》鸿篇巨制,风云人物如此之多。当我的视线从梅长苏聚集到蔺晨,不由叹道,这才是个从骨子里边透着飘逸脱俗、风雅魅惑的仙人啊!不是吗?洋洋六十八章再加最终章和尾声七百五十页的篇幅,所见文字对蔺晨的描述总共占不到5%的容量吧。蔺晨是在第五十九章才施施然粉墨登场的,从不多的着墨中,我却看到了蔺晨之于长苏的深意。从某种程度上说,蔺晨实在是个BOSS级的人物,他的内核丝毫不亚于景琰、蒙挚之于林殊的作用。或许,这个风流人物的灵魂已与长苏的赤子情怀深深的融为一体。

(胡歌《琅琊榜》观后感及角色评析)

  海宴定是赋予蔺晨不一般的气质和情怀的,从小说描写的蔺晨之章节看,蔺晨的气质亦或内核更多地展现于四个层面:

  ——洞晓世事的琅琊阁主。

  所谓名动天下的琅琊阁,那“是一个天下最神秘的地方,但同时,却也是天下最公开的地方。”琅琊阁行使的营生就是售卖智慧和头脑,小说中是如此描写的:“无论你想知道什么,只要带着足够的银子进到琅琊阁内,就能得到满意的答案,数十年间,没有一次倒过招牌。”每年琅琊阁更新一次各大排名榜单,天下十大高手排名,天下十大帮派排名,天下十大富豪排名,天下十大美人,天下十大公子排名。但它究竟是如何运作的,无人能够弄清楚。而蔺晨作为这样一个神秘组织的首脑,足见这个人物的举足轻重,我们也尽可以想见蔺晨的智慧和才情必是十分地过人,才可继他的父亲老阁主之后,稳居少阁主高位,傲视天下风云。而这样的一个重量级人物,他的江湖地位自是不可撼动,所以,蔺晨过得甚是风流逍遥,超然物外。而我们也知道了,梅长苏自中了火寒之毒,正是被琅琊阁所救治疗伤,相知相遇,乃至扶持他成为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的宗主,化身苏哲,走上洗雪旧案、匡正清名的复仇之路。

  从蔺晨助长苏擒获梅岭血案的关键人物夏江可例见琅琊阁的神通广大,扫除象砂子一样散在各处的滑族、悬镜司旧部暗桩,为长苏撸清呈冤雪冤的最后障碍。多难的事儿,在蔺晨那儿总是显得举重若轻:

  “好啦好啦,夏江关在我一个铺子里,你放心,他能逃得出天牢,可绝逃不出我家铺子。“

  ——洒脱不羁的浪荡公子。

  所谓大智者若愚。然则蔺晨贵为琅琊阁主的身份,其表象上却似轻薄浪荡的公子哥儿,一切的满不在乎,风淡云清,与长苏的算无遗策、深沉谋士形成强烈的映衬。小说中对蔺晨的首次露面很是撩人:

  旁边突然传来一个轻薄的声音。“小美人,这样的玉手可不能碰辛辣之物啊,来来来,我来帮你拣……”

  容貌其实生得还甚是英俊,不过一脸随时准备流口水的样子实在给他地形象减分,那浪荡公子桃花眼一挑,半侧过身子看向这边,口中道:“收敛什么?我跟小美人说话,你嫉妒么?”

  当他看见了飞流,“哇。这位小兄弟也好漂亮。” 竟然就这样让那浪荡公子在飞流脸上轻轻地捏了一爪。

  “因为宗主大人一直在这儿,小美人不追的话就要跑掉了啊……”一个声音似从天外飞来,烛影微晃间,修长的身形逆光出现在窗前,潇洒无比地摇着折扇。

  真心佩服海宴塑造人物的功力,这样的阁主,这样的蔺晨,如此地生动盎然。蔺晨与飞流的对手戏份更有着惊喜欢脱的色彩,实是小说的一大亮色。飞流除了苏哥哥,会听谁的话啊,只有对 “提也不愿意多提”的蔺晨哥哥,飞流毫无法子,任着蔺晨“调戏”,一会儿揉揉他的头发,一会儿要把孔雀尾巴绑在飞流的腰上,弄得飞流满院子逃窜,闹得鸡飞狗跳的。飞流偷偷泼水以至蔺晨兑现输了的赌注——穿长裙跳扇子舞,让苏宅整所房子的人看得欢声笑语的场景,我在想象靳东会如何地演绎?

  然蔺晨为何对飞流上下其手,极尽捉弄之手段,其实是有缘由的,因飞流有着暗黑和残忍的过往身世,被蔺晨所救,虽武功高强,但脑伤无法痊愈,蔺晨捉弄飞流自是锻炼飞流脑力的方法,让他变得开朗,但小孩子被蔺晨逗来逗的,见他就要躲。所以梅长苏一看飞流蹲在屋角寒着脸的样子,就很了然“大概蔺晨到了……”。

  这般洒脱的蔺大公子,在恍若风情的外表下,实有一颗洞察世事、济世悬壶的剔透柔软之心。

  ——妙手仁心的蒙古大夫。

  蔺晨又是一个医者,戏称“蒙古大夫”。对于长苏饱受火寒之苦的病弱之躯,蔺晨自有着绝妙的医术。蔺晨见到长苏,自然而然地为他搭脉,操心他的身体,似已成习惯。小说借蔺晨为聂锋诊治火寒之毒让我们了解了“火寒之毒,为天下第一奇毒”的可怖,蔺晨虽然说的淡然,但此毒的奇怖之处不仅让夏冬全身颤抖,连蒙挚也不禁面上变色。更让我们感叹长苏经受了怎样的炼狱涅盘。而蔺晨是最了解长苏病况的,所以会凉凉地道,“你当年比他现在更……”

  “象你这样背不动了还什么都要背的样子,我以为我就喜欢看?其实这世上最任性地一个人就是你了,自己不觉得么?”

  作为一个医者,面对长苏的“太子未立、旧案未审……”、“我要清白,就要彻彻底底地清白”的未竟之志,又能无奈他何?“我一直帮你,是尽朋友之责,要了你的心愿,可不是帮你自杀的。”对蒙挚等人对长苏的打扰将息,蔺晨可以一脸不羁的邪笑,“蒙古大夫说,天晚了,早些睡吧。大统领明日再来做客可好?”蔺晨叹长苏的心性坚定,对长苏“你帮我一下吧,我起码,还需要一年的时间……”的请求,他挑起入鬓的双眉,笑得一派自信,“放心吧,有我在呢。我还准备将来新朝时仗你的势耀武扬威一番,哪有那么容易放你死?”

  是啊,蔺晨确是尽职尽能的蒙古大夫,他随时关注着长苏的状况,他与晏大夫激烈的争论,让老大夫接受他的诊治方案。当让长苏最心心念念的一桩大事完成,对于医者而言,蔺晨觉得可把握和利用的契机来了,他努力说服长苏:“我想说,你现在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放宽心。”

  “相信我,别给自己设限,别再想还能撑五个月还是十个月的事,你只要尽力,我也尽力,好不好?”

  然仅仅两天之后,烽烟又起,国家危急,长苏要履行属于林殊的责任,但有一丝林氏风骨存世,便不容江山残破,百姓流离,长苏要重披战甲,再驰沙场,为此生了无遗憾。而蔺晨作为医者,为长苏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扯开自己的衣襟,把只能延续3个月性命的冰续丹,丢给了长苏。

  这样的医者,已然超越治愈的实际意义,他要随长苏复活赤焰军的灵魂。

  ——倾心相扶的挚友兄弟。

  在阁主、医者的身份背后,蔺晨还是长苏真正知心交底的挚友兄弟,那般直抒胸臆、那样交托生命,这也是我以为这个角色最厚重的所在。如果说林殊是景琰骄傲张扬、银袍长枪、争强好胜的知交好友、赤焰少帅,那蔺晨就是十三年来由林殊化身长苏的最倾心知遇。

  这十三年来,他了然长苏的千辛万苦,背负七万赤焰兄弟烈烈忠魂,掀起权斗的狂风巨涛,病体支离的年寿难永,翻云覆雨,机关算尽,到底是想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一步步,等着洗雪旧案,等着景琰东宫册封,等着他步步稳掌朝政,扫除积弊,强国保民,振兴大梁……助景琰一个完美的开端,成为有情有义、公允无私的君主。也只有在蔺晨面前,长苏才能把自己的虚弱和隐忧丝丝袒露,郁郁一叹,“于景琰来说,这一切需要他的努力,可对我来说,最需要的却是时间……”,也只有在蔺晨面前,长苏浅浅一笑:“此血仍殷,此身仍在……我近日豪气衰微,只纠结于半点心田,一缕哀情。”也只有在蔺晨面前,长苏才说出自己感觉不太好。蔺晨太了解长苏的水晶玲珑心肝儿,熬尽所有的心血,为了亡魂,为了旧友,为了生死相依的兄弟一点一点凌迟自己生命。

  “别担心,长苏没事,再说就算他有事,我们又能帮到什么呢?”

  “算我多管闲事,我这样潇洒出尘地人物怎么就跟你们混在一起了呢?”

  我感动于蔺晨让长苏回琅琊山,世间风景最佳之处,到“山青水秀的地方才适合休养。”

  我感动于蔺晨对长苏说:“你算时间干什么?算清楚了又有什么益处?你信我,我们就这样走,能不能最终走回琅琊山,根本不是需要考虑地事情,不是吗?”

  蔺晨的心意长苏自是明白,正因为明白,才无须更多的客套,两个聪明人之间的交流是不需要过多言语的,那种温暖明亮的情泽却让人忍不住唏嘘。

  那一天的苏宅是欢快的,有人抛开了重负,有人抱持着希望,大家都愿意欢笑,企盼未来可以一直延续下。

  而最让我心颤的无疑是蔺晨制作冰续丹的一幕。用冰续草来救人,就是十命换一命。他知道长苏是断然从没考虑过这最后一条保命的活路,性命和道义,得此就会失彼,愿意选择那一边,只是看自己的心罢了。但当长苏索取冰续丹欲以三个月的生命选择林殊的结局,“人生在世,终究一死。蔺晨,我已经准备好了。”

  蔺晨纵是眸色激烈,面容沉郁:“我答应过要陪你到最后一日。你虽食言,我却不能失信,等有了军职。请梅大人召我当个亲兵吧。”。

  心头一热,突然开始发烫。

  海宴如此描述长苏的再赴狼烟、征战杀伐:“两年的翻云覆雨,似已换 了江山,唯一不变的是一颗赤子之心,永生不死……毅然决然地奔向了他所选择的未来,也是他所选择的结局。”

  而我相信,蔺晨始终会陪护在他的身边。

  我不知道三个月后的长苏或是林殊会是怎样的结局?我只看到,景琰每每抄到阵亡者最后一个名字时的悲恸。我只看到,琅琊阁,有位潇洒俊美的年轻人,手里牢牢牵着个头扎宝蓝发带的黑衣少年,将入阁来访的霓凰和聂铎一直送到了半山处。

  起风了,或许风一直没停息。慢慢掩上书卷,回味着猎猎风云中的蔺大公子,足见海宴塑造人物的用心,予这个着笔无多的风流阁主如此丰厚的内涵。我深信,由靳东演绎的蔺晨,从纸面跃上银屏,必然呈现得更加精彩动人,或又是一个传奇?

  有时候,塑造一个人物,并不以戏份和台词来衡量是否显要,更多地要看这个人物呈现的质感和厚度。蔺晨,无疑就是这样一个带来惊艳和留白的重量级人物,我已无数次地想象靳东的蔺晨,那个衣袂飘然、潇洒出尘的阁主!

  角色评析(个人观点)

  梅长苏——太多坎坷,太多沉重,可惜其才,可惜其人,是悲剧,亦是喜剧。

  霓凰郡主——大梁南境执掌十万边防铁骑的奇才统帅,二十七岁。 “林殊(梅长苏)”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时大梁南边的强敌楚国兴兵,负责南境防线的云南王“穆深”战死之后,“霓凰”临危受命,全军缟素迎敌,血战楚骑于青冥关,歼敌三万。从此,“霓凰郡主”代幼弟镇守南方,南境全军皆归于其麾下。她指天盟誓,幼弟一日不能承担云南王重责,她便一日以一介女流之身保家卫国,直到幼弟能当重任为止。因赤焰惨案与“林殊”一别十三年,一直隐忍地爱着“梅长苏”,在其翻案过程中全心守护辅佐。

  言豫津——誉王曾说“想不到这京城之中,最潇洒的竟还是他。”本我从仕心,一身想入江湖,然出身皇族,只能做一富贵公子。在这富贵烟云,花天酒地之中,能以洒脱出世单纯之心的,京城之中除他仅萧景睿一人。他对公子榜并无心意,但是却能排名第十。文采不输萧景睿,如果他有意为之,排名也应不输萧景睿。蔺晨说“我喜欢言家那个笑眯眯的公子哥儿!他曾经到琅琊阁来花钱,问他将来媳妇什么样,蛮可爱的。”

  蒙挚——“禁军大统领”,大梁“第一高手”,“琅琊榜高手榜”排名“第二”,三十七岁。京畿九门,掌管五万禁军的一品将军。深受“梁帝”信任,正直英勇,忠君爱国。曾是“林燮(梅长苏之父)”麾下一员,后被迫离开赤焰军,也因此在赤焰冤案中未受牵连。“蒙挚”与“赤焰军”关系交好,视“梅长苏”如兄弟,对他极为关心,赤焰冤案后多次与“梅长苏”有书信往来,是京城唯一知道“梅长苏”归来的旧人。得知“梅长苏”归来后,暗中不动声色地全力帮助他的复仇与昭雪行动,是“梅长苏”在帝都的一把钢刀,更是他一切筹谋的左膀右臂。

  飞流——“梅长苏”贴身护卫,容貌极为俊美,因幼年少身陷于东瀛一个极神秘的组织,从小被以“药物”和“灵术”控制其修习,导致“心智不全”的少年,但武功奇高,天下少有敌手,身法诡异且专注力超强。只听命于“梅长苏”,唯“梅长苏”之命是从。幼年落难时被“梅长苏”所救,因感念“梅长苏”的恩德,而时刻终日护卫“梅长苏”左右,被“梅长苏”视若“幼弟”般宠爱。他眼神寒冰似铁,难以接近,只有在面对梅长苏时才会融化,仿佛这天地之间只有“梅长苏”这么一个令他在意的人,家国天下在他眼里都不抵对“苏哥哥”的一丝牵挂。“梅长苏”胸怀天下,而“飞流”的心中却只有“梅长苏”一人,始终以一颗单纯之心陪伴着“梅长苏”一步步走完艰难的沉冤昭雪之路。

  萧景睿——恬淡出世,文成武德,是大家公子哥的典范,少了言豫津的风流,多了言豫津的真诚。身世凋零,达则兼济天下的心态,却无心仕途,当国家危难之时,和言豫津一起上马杀敌,胸怀天下,多了儒家中庸之道。

  (靖王)萧景琰——多了正直,跟梅长苏学会了隐忍,十三年来从不忘情义,不忘初衷,皇子之中的楷模,可惜最优秀的已经不在了,在梅长苏的识人下,他多了世故的认识,知人善任,他以后会更优秀。

  言豫津——通观全局的境界是很高的,置身事外却能一眼看透,萧景睿思想太单纯达不到。

本文地址:http://www.wangwangkui.cn/post/19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王望奎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